首页 > 信息详情页

东方体育日报:城市业余联赛创新很“硬核”!

来源:宣教中心

发布时间:2019-04-01

  3月26日,2019年全国群体工作会暨群体干部培训班在南宁举行。在典型经验交流发言环节,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赵光圣代表上海市体育局作主题为《充分动员社会力量,丰富全民健身办赛主体》的发言。
  通过举办上海城市业余联赛,上海市体育局不断地深化全民健身赛事领域的“放管服”改革,提出“大胆放、科学管、精准服”的目标,充分动员社会力量参与,丰富了全民健身办赛主体。近两年来,上海城市业余联赛在全市16个区落地、生根,形成了一系列具有区域特点的区级品牌赛事;体育社会组织、体育企业通过承办城市业余联赛不断发展进步;城市业余联赛的赛事品质、市场效益越来越好,上海的全民健身赛事真正走上了一条高质量发展的道路。专题撰稿 本报记者 丁荣
  建立评估指导体系
  完善赛事管理能力
  全民健身事业需要政府主管部门、市场的力量协同推动,主管部门对社会力量举办的赛事活动给予充分支持和指导,通过引导和培养,激发了全社会的创造力,更多高质量、规范化的品牌健身活动不断涌现。围绕这一目标,两年来,上海市体育局通过政府搭建平台,形成了赛事推介、赛事招标、赛中管控、赛后评估的城市业余联赛精细化管理流程。
  对于第三方评估机构,市体育局采用招投标方式,挑选三家第三方评估机构,分别对项目联赛、品牌赛事和项目系列赛进行全程跟踪评估。在去年的基础上,根据往年评估结果以及办赛与参赛主体的反馈意见,经过多次沟通、反复研究,修改优化评估指标细则,并及时告知相关办赛主体,助力创新办赛、规范办赛、欢乐办赛、安全办赛。在跟踪评估过程中,注重对规范办赛方面的指导,发现问题及时提醒纠正。
  经过不断地建立和完善上海城市业余联赛的办赛标准化体系,越来越多的办赛主体在“摸爬滚打”中得到磨练和提升。一大批具有优质办赛、创新办赛能力的社会办赛主体通过城市业余联赛的孵化和培育,涌现出来,同时自身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和社会的广泛认可,为申城市民带来更高质量的全民健身赛事。
  消除市场开放壁垒
  海纳百川开门办赛
  上海城市业余联赛已经成功举办两年,作为上海群众体育最具代表性的赛事活动之一,2018年上海城市业余联赛共举办各级各类赛事活动超过万场,动员约300多万人,1200多万人次参与,城市业余联赛社会力量(社会组织及企业)参与率达到100%。城市业余联赛各项赛事活动的成功进行,成为了广大市民参与健身、切磋技艺、交流文化、享受快乐的舞台,也成为了展示群众体育丰硕成果和市民精神面貌的城市名片。
  上海城市业余联赛的招标竞标,秉持着“公平、公开、公正”的原则,其中项目联赛和品牌赛事采用“竞争性磋商”的方式竞标,而项目系列赛则采用“赛事入围”方式开展招标。在公开招标的基础上,鼓励办赛主体强强“联”手,集各家所长,有效整合资源,在合作办赛中进一步释放市场活力。上海城市业余联赛不设置总冠名,我们主动给各类办赛主体“松绑”,主动消除市场壁垒,释放办赛单位的市场活力,撬动更多社会资金、资源参与到城市业余联赛中来。经统计,上海市体育局2018年度对城市业余联赛扶持经费总额达3000万元,实际吸纳社会资金1.3亿元,实践印证了政府鼓励与市场运作的有机结合,有利于充分整合社会资源,促进群众体育产业的发展,激发全社会参与赛会的热情。
  同时,上海市体育局积极打破城市业余联赛市级层面办赛的局限。在市级城市业余联赛的“公转”下,鼓励各区体育局积极“自转”办赛,进一步通过区级城市业余联赛平台整合资源、释放市场活力。目前16个区“一区一品”的区域化全民健身品牌赛事格局已初步形成。市级平台带动区级平台协同发展,上海城市业余联赛的平台越来越大,参与办赛主体越来越多,市场活力越来越强。
  改革创新办赛方式
  精准服务办赛主体
  三年来,参与城市业余联赛的社会力量逐年递增,上海全民健身赛事的大门越开越大,今年年初上海城市业余联赛推介会,共吸引300多家企业、协会,达到历年之最。
  为了更好落实全民健身赛事“放管服”改革,上海市体育局重在“精准服”上下功夫,为办赛单位做好了一系列指导服务。城市业余联赛组委会组织各办赛单位在竞赛、安保、医务、宣传、信息数据报送等各项工作都进行了专门的培训辅导。针对办赛单位项目负责人,组织举办能力提高班。以体育明星为主要成员的志愿团,通过自身影响力,引领更多的体育爱好者参与比赛,如奥运冠军陶璐娜,世界冠军庞佳颖、钱震华等体育明星,都纷纷加入业余联赛的推广活动。
  上海市体育局积极通过城市业余联赛“放管服”改革,不断优化群众体育赛事的营商环境,发扬“店小二”精神,通过深入调研,了解体育企业需求,通过制定政策、扶持经费、引导培训,帮助体育企业更好地参与上海全民健身赛事。众多体育产业相关企业、赛事公司、装备公司、体育文化传播类的机构和组织,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通过支持民间办赛主体和体育组织的成长,使得政府、社会组织和企业间的职能分工更加明确,合作更加密切,办赛更加高效。